惊蛰

一个问题箱子

  其实在写这篇文之前,我是定了好多大纲,中间由于学业断断续续的写,废弃的稿子也很多,我的文会不定时修改,我比较强迫症。

  初版:校园恋爱。(只存在大纲里,我没发出来)

  第一次你们看到的:本来想些搞笑冒险,但是发现文风不太合适然后我今天大修改了文

  现在你们看到的:是我大修改后的,题材转变为一个由原著衍生的由我自己构造的世界,会有很多自己的设子,意思就是原著中没有给到的我自己写的,题材是无限流微恐,带魔法西幻元素

  这里是做个解释,不然可能有些读者看的有点奇怪,上一次这个文不是这样的啊这种问题,所以我解释一下。

  我会定期查看旧文,会不定时修改,现在大纲已定,基本修改只是细节,不用担心.

  如果想看废弃的稿子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完善之后发出来,就当作平行世界。

  除了这个,在主页我还有一个以末世为题材的西东文,之后还会有哨向。

  看我的文,不要太在意问什么感觉看不出来感情线,别问,问就是作者柏拉图恋爱而且热血漫看太多了不会。

  

追光者1

又是新的一天,刺眼的阳光晃的让人心怵。

岳东东将手挡在眼睛处,仰头看着天上仿佛正在被撕裂的太阳。

他眯了眯眼睛,啊,看来,今天的世界,还是一样溃烂崩溃啊。

从20年前,世界上突然爆发出一阵不知名疾病,先是许多人身体开始溃烂,随后的几周内,渐渐腐烂,在这期间,那些人就如同感受不到般,正常的生活着,最后在突如其来的疯癫中,随着一阵阵腾起的绿色烟雾中化为枯骨。

谁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应该,是到了极限后崩盘脱节了。

许多大人物出面站在荧光屏前,向世界宣讲着自己的方案,下一秒,一枚子弹穿过头颅,带出鲜血,全场封锁。

人们惊慌失措,四处逃亡。商店被洗劫一空,街上四处是亡命之徒,警察们自己都快死了,那些犯人自然也失去了管理。

繁荣的城市一夜间变为人间炼狱,面目狰狞的贵妇人和企业家的尸体被扔在豪宅的门外,静静的躺在清脆的绿草地上,形成对比。随后,被天空中盘旋的乌鸦争先恐后的啄食,留下一地枯骨和那闪闪发光的项链手饰。

迷信的村民们搭建平台,挂上染上儿童鲜血的福牌,看着巫婆跳着奇怪的舞蹈为那些枯骨驱邪,一座座棺木诡异的摆放在山洞中等着发霉腐烂。贫穷的人们骨瘦如柴,疯狂的争抢着粮食,最后倒在大米中,黑红的鲜血染进雪白的米堆里。

幼儿园里,幼小的孩童缩在一起,小声的啜泣声混着大声的哭喊,老师们颓废的坐在教室里,无心搭理。小学,校长组织者学生们呆在教室,每个人还显稚嫩的面庞都在这抹不去的迷茫和恐慌。初中高中,一群青少年们也不知所措,每个人都找到自己的群体,警惕的看着身边的人,生怕下一个异变的人就是对方。

空无一人的屋子里,小女孩瞪大眼,颤抖着捂住嘴,眼泪不断从眼眶涌出,颤抖的蹲在窗下。刚刚她从窗口窥见窗下身体腐烂的人们疯狂的厮杀,狰狞且带血的头颅不断从人群中滚出,又很快被发狂的人们蔡碎,地上带血的脑浆撒了一地。

女孩死死捂住嘴,胃里翻江倒海,让人头皮发麻的一幕幕不断在她脑海中回放,她脸色发白,扼住脖子干呕起来。

世界各地的科学研究者日夜不停的研究,最终将这种病命为:永生的挽留。

在这之后的10年内,世界上的生物产生了大规模异变,太阳也一直悬在高空,恶毒的散发着光线,穿透每一个生物。黑夜再有没来临,世界的所有地方都变得干旱,水源变成了珍贵之物,每一个生物,都在疯狂的抢夺……

岳东东摇了摇头,晃出脑子里有关病毒起源的记忆,他放下挡着阳光的手,戴上了自己的帽子,轻轻笑了一声,不管世界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既然他出生在这个时代,就要拼劲权利活下去。

没错,岳东东并不是见证病毒爆发的那批人,他是那批人的后代。

他也不明白,他的父母到底怎么想的,世界都这样了,还生下了他。岳东东自小,就没有见过父母,也许死了吧,他也不知道,他是由一个奇怪的老头抚养长大,有关父母的唯一信息,就是那个自小就挂在他脖子上的吊坠。 

西东那些事(2)

  朵丝佳朝众人招招手,见大家都围了过来,这才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取出一个信封,她一脸凝重,语气也是一改刚才的温柔,认真的看着西东二人:“你们能看到我手中的委托信吗?”

  莫西西奇怪的咦了一声,不明白朵丝佳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他疑惑的说:“可以啊,这封信怎么了吗?

  岳东东也是一头雾水,不过还是认真的回答了朵丝佳:“我也可以看到,这封信出问题了吗?

  朵丝佳脸色变了变,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她紧紧攥着这封信,严肃的开口说道:“这就是问题所在。这封信我前几天去魔方大楼接到的每日委托,但是奇怪不只是它的内容和材质,除了我们四个谁也看不到它,公会更是没有对这个委托的记载,完全无厘头。最奇怪的是,本来可以退回委托的地方完全退不回去,每次退回后第二天还是会出现在我的书包里。”

  普雷德明显是早就知道了,他也疑惑的说:“不仅这样,我听朵丝佳说过以后动用了一点家族权利,也没有查到这封信的来源。让我纳闷的是这玩意用什么破解幻想的魔法道具都没用,老师们都不相信我们说的话。”

  岳东东听后愣了一下,和莫西西迅速对视一眼,都察觉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

  这是两人朝着信封看去。这个信封看上去很陈旧,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种信封绝不是奥苏维常见的那种样式,看上去反倒是上个世纪魔法师所使用的传信信封,信身上印着一些一看就很雍容华贵的烫金花边,看上去危险而华贵。

  朵丝佳注意到两人的视线,便打来信封,拿出了里面放着的一张泛黄而且略有磨损的羊皮纸,上面赫然用红的瘆人的墨水写着一段话

  “我来自诞生之国与死亡谷的交界线

  我是是万物的主宰和开始

  我是黑夜也是白昼

  我是自由的

  我看得到你们所有人

  但我却沉睡于寂静的死地

  请找到我唤醒我

  我正在看着你们”

  朵丝佳脸色和难看,仔细看就会发现她眼底的青黑和眼球上的红血丝,可以看出这封信对她的日常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岳东东察觉到了朵丝佳的不对劲,连忙从口袋里掏出几颗他自己做的糖,关心的问:“朵丝佳你还好吗,要不要吃颗糖?”

  朵丝佳强撑着笑了一下,接过糖塞进嘴里继续向三人说出这封信的奇怪之处。

  “自从我收到这封信,我感觉得到有一股奇怪的能量波动一直在监视我,并且看到它的人都会有同样的感觉。”

  普雷德也点了点头,厌恶的看着这封诡异的信,他的精神也不太好,最近体重都明显下降“对,自从我看到这封信,就总有种被监视的感觉,阴测测的,搞得我都睡不好觉,魔法道具什么色都没用。”

  此时的西东二人也渐渐感觉到了不对,中午教学走廊上的清新空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混进了一种粘稠阴冷的气息,无时无刻的包裹着四人的周身。

  岳东东环视一圈,却没见周围的同学有什么异样的反应,还是在嬉笑聊天,能感觉到的只有他们四个人去。

  莫西西先是震惊不适,随机很快冷静下来。年龄的成长让他的性格渐渐沉稳,经历过的无数冒险也让他磨练了意志和胆量,早已不是那个一点危险就慌乱的少年。

  莫西西把手中的试卷放了下来,先是试着施了一个专门反魔法缠绕的咒,却发现毫无作用。他转头认真看着朵丝佳,严肃的开口:“大姐头,你有没有试过用咒语或者魔法,找过魔法警察吗?”

  朵丝佳点了点头,随后有一脸无奈:“你说的我自然想得到,但是问题就出在什么都不起作用。警察看不见,以为我在恶作剧,他们感知不到这封信的存在。”

  岳东东思索一阵,提议说:“既然其他人都无法干预,看来只能是靠我们自己来解决。它信里提到一些关键性息和地名,说不定我们可以由此找到祂的所在之处。可以去埃塞克斯图书馆查阅。”

  敲定了主意,四人便踩着飞行滑板一路疾驰像最大的图书馆——埃塞克斯图书馆

        这所图书馆历史悠久,自魔法世界初期便存在于世,说是用第一个魔法师的名字命名,距今已经5600多年,年代久远。

         就是这么一所年代久远的图书馆,却还是保留着它原有的样子,富丽堂皇,藏书丰富。

至于它永立不倒的原因就是它建筑上的花纹以及魔法结界,都是由庞大的魔力构成,是初代魔法师们的心血。

          这所图书馆有这魔法界最丰富的藏书,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不收纳的,是文学法师们梦寐以求的天堂。

          四人的速度很快,眨眼间就来到了埃塞克斯图书馆门口。


  

  

  

  

重逢2

  (调了时间线,有贝丝出场,不明白的可以评论区找我)

  伽罗向欢呼的人们示意,便大步朝远处草坡上的小心超人走了过去。

  小心超人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回神,心中的千言万语在伽罗开口的那一瞬间也只化成了一句淡淡的好久不见。

伽罗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面前久违的战友,彼时那个浑身尖刺内敛小孩经过了这几年青春期也变得沉静,不再有那种将一切拒之门外的刺,也是好事情。

  身形也抽条生长,个子已经差不多和宅博士一样好了,却还是比伽罗要矮一点。身上时常穿得行动服很好的勾画出少年恰到好处的肌肉,赏心悦目。

  伽罗想着想着,思想就不由自主的跑偏了。

  小心超人看他在愣神,抬起手在他眼前挥了挥,担心的问“伽罗,你不舒服?”

  伽罗瞬间回神,耳朵上浮上一层诡异的红晕,他看着眼前眼里充满担心的小心超人,心里狠狠的删了自己几个耳光,看看,伽罗,你对着你久违的挚友想什么呢。

  伽罗干笑几声,赶紧叉开话题“啊哈哈,没事没事,好久没见开心超人他门了,咱们去找他们吧。”

  小心超人心下虽还是有点担忧不过见伽罗这么说了便也不在计较,点了点头,跟着伽罗一起朝着贝丝和开心超人他们走过去。

  贝丝看见走过来的儿子和小心超人,心下母爱泛滥,她很对不起自己这个儿子,打小就让他承受那么多,在自己不在这几年里甚至几度牺牲,让她这个当妈的听了心如刀割。所以她自回来以后就加倍关心儿子还有他身边的小心超人。

  也正是因为贝丝这种对儿子无微不至的关心让她也发现这两个孩子关系的不寻常。她听宅博士说过小心超人与伽罗的经历,心中除了担心愧疚,也有对伽小二人关系的疑惑。

  要知道,一个阿德里人,不,一个阿德里军人向一个人如此郑重许下的承诺,那可是当年她与伽奥都少有的事情。贝丝仔细一想,发现事情不简单。

  贝丝曾像甜心超人提起过伽罗和小心的关系,甜心超人认真回答的同时也小小吐槽了一下伽罗的双标,可能宅家其他大大咧咧的男生没发现,她这个心细的女生却早早发现了伽罗的双标。

  比如说,明明初见时说不得滥用武力,却在夏天时专门为小心超人变风扇;又或者是变成魔方让小心超人拧;甜心超人说到这里脸上的嫌弃更重了,还有一丝对自家弟弟即将被拱的愤怒。

  除了甜心超人,贝丝也先后问过宅家的剩下几个人。

  “啊,好像伽罗对我们和小心超人确实不太一样,我也说不上来嘛,反正就很好的朋友!”这是开心超人

  “呵呵呵,本主角早就看出来了,伽罗这家伙就是个双标,他#&……”这是花心超人

  “唔……伽罗和小心?很好的战友啊,但是感觉不一样……是什么来着?我忘了”这是粗心超人

  种种迹象表明,伽小二人关系不一般。

  这是贝丝严谨思考得出的结论。

  所以在今天又见小心超人和伽罗时,贝丝不禁多了几丝复杂的情绪,面上却还是笑眯眯的。

  “小心超人,伽罗,你们来了。伽罗,你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没有,妈妈跑这么远也累了吧,好好休息。”

  贝丝母子交谈了一会,宅博士等人也过来了。

  宅博士一栏歉意“不好意思啊,我们去梳导民众了来晚了,贝丝(我忘了宅博士怎么称呼贝丝的,有错评论区)你要不要到我们家里休息一晚再走吧,你跑一天了也累了,真的很感谢。”

  贝丝笑了笑,不在意的挥挥手“没事没事,我还有任务,就不留下来了。”

  宅博士点点头,看向伽小二人,“伽罗,小心,今天累了一天了,回家吃饭吧。”

  伴随着人们的告别声和五超人的交谈,伽小二人也跟着他们一起慢慢朝家里走去。

  这时的夕阳半挂在天边,夕阳的光线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亲密的并肩前行。

  

  

重逢1

(时间线在伽罗二次归来时)

“伽罗,你回来了啊!”

“欢迎大英雄归来!”

………………………………

小心超人坐在一处高高的草坡上,俯视着围着伽罗不断欢呼的星星球人群,独属于星星球的微风一下下扫过他的脸颊。

有点痒,他这么想着。

小心超人自认为,经历过那么多的自己,再见到这人时,心中情绪应该不会那么激烈了吧。但事实是,他好像又低估了伽罗在自己心中的重要性。

自他从一颗机械石变成一个人开始,他好像总是独自一人。

习惯自己待在着,习惯自己干事,也只有开心超人他们会不在乎自己孤僻又不爱说话的性格,包容了他初现时锋利的棱角。

毫无保留的关心他,爱他。

从那一刻,他便下定决心,要好好守护这一段来之不易友谊。

那是个普通的夏日里的一天,艳阳高照,温度高的仿佛能把星星球居民都熔成铁水。也就是在这么一个普通日子里,小心超人遇见了那个在他生命中,占了大部分时间的不普通的人。

初见,他们刀剑相向,没有过多的情感纠扯,只是一个灭国上将和一个星球超人的武力交锋。

刀锋与刀锋碰撞在一起,不断发出属于冷兵器的冷酷的响声。

小心超人出神的想着,可能就在那时,自己与伽罗的命运纠缠就交织在一起了。

“阿德里星球骑士上将,编号TC9527,伽罗,愿听差遣。”

那是伽罗与他初次许下的承诺,彼时令他心中暖流回转的话,却在伽罗牺牲后的每个雨夜,狠狠掐着他的脖子令他喘不过气。

这成为了他心中磨不掉的心魔,如同一根深深扎进里的尖刺,抽痛有撕裂般的痛。即使拔出,也会留下丑陋的伤疤,一按,还是会隐隐作痛。

小心超人就这么凝望着那个扎着青蓝色高马尾的少年,脑中思维发散,心中也是胀痛的厉害,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用什么方式来面对伽罗,是温情的互诉衷肠,还是一句淡淡的好久不见?似乎都不太巧妙。

小心超人伸出手,虚空抓了一下那抹青蓝色的身影,随机又立刻收回手,久久注视。他将一条胳膊搭在腿上,想着

“这次,你终于回来了啊...伽罗。”

伽罗仿佛感受到了自己挚友的视线,似乎是被这含有浓烈感情的视线所灼伤,他回头遥遥望着那个坐在草坡上的黑发少年,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再次看到小心超人,真是太好了。

他原以为,自己会被一辈子囚禁在暗魔的意识里不见天日,活生生坐着傀儡,谁曾想命运的纤丝还是捆住了他与小心超人,总是用一些好笑的理由分开,但总是又以可笑的方式见面。

千言万语说不出,细腻的,缠人的情绪扰人心绪,不得安宁。

冲破黎明1

  又是新的一天,刺眼的阳光晃的让人心怵。

岳东东将手挡在眼睛处,仰头看着天上仿佛正在被撕裂的太阳。

他眯了眯眼睛,啊,看来,今天的世界,还是一样溃烂崩溃啊。

从20年前,世界上突然爆发出一阵不知名疾病,先是许多人身体开始溃烂,随后的几周内,渐渐腐烂,在这期间,那些人就如同感受不到般,正常的生活着,最后在突如其来的疯癫中,随着一阵阵腾起的绿色烟雾中化为枯骨。

谁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应该,是到了极限刀崩盘脱节了。

许多大人物出面站在荧光屏前,向世界宣讲着自己的方案,下一秒,一枚子弹穿过头颅,带出鲜血,全场封锁。

人们惊慌失措,四处逃亡。商店被洗劫一空,街上四处是亡命之徒,警察们自己都快死了,那些犯人自然也失去了管理。

繁荣的城市一夜间变为人间炼狱,面目狰狞的贵妇人和企业家的尸体被扔在豪宅的门外,静静的躺在清脆的绿草地上,形成对比。随后,被天空中盘旋的乌鸦争先恐后的啄食,留下一地枯骨和那闪闪发光的项链手饰。

迷信的村民们搭建平台,挂上染上儿童鲜血的福牌,看着巫婆跳着奇怪的舞蹈为那些枯骨驱邪,一座座棺木诡异的摆放在山洞中等着发霉腐烂。贫穷的人们骨瘦如柴,疯狂的争抢着粮食,最后倒在大米中,黑红的鲜血染进雪白的米堆里。

幼儿园里,幼小的孩童缩在一起,小声的啜泣声混着大声的哭喊,老师们颓废的坐在教室里,无心搭理。小学,校长组织者学生们呆在教室,每个人还显稚嫩的面庞都在这抹不去的迷茫和恐慌。初中高中,一群青少年们也不知所措,每个人都找到自己的群体,警惕的看着身边的人,生怕下一个异变的人就是对方。

空无一人的屋子里,小女孩瞪大眼,颤抖着捂住嘴,眼泪不断从眼眶涌出,颤抖的蹲在窗下。刚刚她从窗口窥见窗下身体腐烂的人们疯狂的厮杀,狰狞且带血的头颅不断从人群中滚出,又很快被发狂的人们蔡碎,地上带血的脑浆撒了一地。

女孩死死捂住嘴,胃里翻江倒海,让人头皮发麻的一幕幕不断在她脑海中回放,她脸色发白,扼住脖子干呕起来。

世界各地的科学研究者日夜不停的研究,最终将这种病命为:永生的挽留。

在这之后的10年内,世界上的生物产生了大规模异变,太阳也一直悬在高空,恶毒的散发着光线,穿透每一个生物。黑夜再有没来临,世界的所有地方都变得干旱,水源变成了珍贵之物,每一个生物,都在疯狂的抢夺……

岳东东摇了摇头,晃出脑子里有关病毒起源的记忆,他放下挡着阳光的手,戴上了自己的帽子,轻轻笑了一声,不管世界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既然他出生在这个时代,就要拼劲权利活下去。

没错,岳东东并不是见证病毒爆发的那批人,他是那批人的后代。

他也不明白,他的父母到底怎么想的,世界都这样了,还生下了他。岳东东自小,就没有见过父母,也许死了吧,他也不知道,他是由一个奇怪的老头抚养长大,有关父母的唯一信息,就是那个自小就挂在他脖子上的吊坠。


 摸得,没细化,人体稍有问题,不要喷 

西东那些事(1)

       众所周知,岳东东和莫西西是一对奥苏维著名好兄弟,情比金坚。

  除了某些特殊情况,这两人基本形影不离,总是一起出现在尼克尼克魔法学校的各种地方,对此尼克尼克学生们通常选择视而不见。

  朵丝佳曾不一次吐槽过:“我真的都快腻死了,这两个男生怎么天天黏在一起啊?我和我闺蜜也不这样啊?”

  每当这时,普雷德就会边嚼着薯片边吊着一双死鱼眼麻木的说:“呵,我早都习惯了,认识莫西西以后,就没见他和岳东东分开过。”

  不过对此岳东东和莫西西本人回应都是:“哎?有吗?就算有,好兄弟之间亲密一点不是很正常吗?”

  这两个人丝毫没察觉到他们之间的相处是多么的腻味,甚至还自定义为牢固友谊的象征,让之前的同期吐槽过不止一次。

  随着年级和年龄的不断增长,莫西西和岳东东总是能感觉到一些奇怪的目光和一些女生奇怪的尖叫,比如说“哇哇!你看你看,西东又在发糖了!”“是啊,是啊!他们真的好好磕啊!呜呜”

  对此,西东二人非常莫名起妙而且摸不着头脑,两个钢铁直男完全搞不明白这些女生兴奋点在哪,而且有时她们过于露骨的奇怪眼神也会让东西二人感到一阵后背发凉,总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两人本就不低的颜值随着身体的抽条生长和逐渐发育更加具有少年气,两个人站在一起也基本算是尼克尼克的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莫西西和岳东东两人从小学事迹不断,莫西西也是被称为意外性第一的魔法师。

  这些冒险自然也少不了折腾和劳累,不过也正是这一次次的奇妙冒险为他们打下了一个不错的身体基础,随着身体的发育也渐渐有了一层薄薄的肌肉,具有14岁少年独有的青春活力。

  岳东东外貌自然不用说,那是相当帅气。温柔健气的外表配上超级棒做饭手艺,让很多女生都自愧不如。且对人温柔又贴心,简直是女生们的标准型男友,这也使他从初一开始情书不断,人气也越来越高。

         莫西西随着年龄增长,外貌也从原先的稚嫩转变为了潇洒肆意的少年气,配上皮一点的性格也是人缘超级棒。

  不过就是这么两个人,却总是黏在一起,让外人都不禁感叹他们感情的亲密。

—————————————————————分割线

  “这个魔法适用于魔力庞大的魔法师,它具有……”

  莫西西坐在教室里,心不在焉的看着讲台上的伊扎伊老师讲课,感觉如坐针毡般难熬。

  要知道,他最讨厌这种枯燥乏味的理论课,他认为,只有实战才会出成绩,因此每次上理论课都度秒如年,每次理论考试完全是靠朵丝佳魔鬼一般的刷题方式冲上去,这也使得莫西西的成绩不算太烂。至于每次阿布都老师的考试,那完全是岳东东手把手交上去的。

         莫西西无聊的咬着笔杆子,撑着下吧,眼睛看着讲台上老师不断晃动的身影,脑子里确实胡思乱想,全都是之前他和岳东东的冒险经历以及一些有的没的的东西。

  想到这,他又叹了口气,惆怅的想:“什么时候才能去冒险啊,已经好久都没有冒险过了。”

  “哎呦,好痛!”后背上突然的重重的一拍让莫西西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回头看去发现原本在讲台上激情授课的伊扎伊老师正火冒三丈的站在他身后,手里拿着的正是刚刚拍莫西西的厚实练习题。

  莫西西僵硬的扭着头,挤出一个尴尬的微笑,颤巍巍的说:“伊扎伊老师,额……您好……?”

  伊扎伊瞬间青劲爆起,把莫西西狠狠的揪了起来,吼道“莫 西 西!你又思想跑毛!好什么好啊?你这样我能好吗?第几次了啊最近?给我到后面站着去!下课来我办公室!”

  莫西西蔫不拉几的哦了一声,随后便熟练的站到了教室后面,继续他的思想跑毛大业。

  期间岳东东倒是扭过头来看了他好几次,不过被伊扎伊老师发现并被臭骂一顿之后便也默默在心中为莫西西祈祷了一下,希望他下课后不会被怒火中烧的伊扎伊训死。

   下课后,莫西西一路被愤怒的伊扎伊提着耳朵拽进办公室臭骂了一顿。

  无非就是你最近成绩下滑啦,上课不好好听讲啦啥的,这些莫西西都听得够多了。

  最后,伊扎伊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个不省心的学生,掏出一沓厚厚的练习卷拍在莫西西面前,皮笑肉不笑的叮嘱:“鉴于你最近的表现,我决定给你私人布置一些练习题,让你好 、好的巩固一下知识。”

  莫西西看着那一沓厚厚的练习题,只觉得眼前发晕人生无望,他痛苦的看着伊扎伊老师,眼里写满哀求“伊扎伊老师我错了,我再也不开小差了,能不能少一点啊,这也太多了啊!”

  伊扎伊冷笑一声,毫不留情的戳穿莫西西最后的幻想“不可能,本来就是给你准备的,拿去好好写,写完这周五交给我。”

  莫西西哀嚎了一声,面目扭曲的抱着那一沓卷子走出了这个带给他痛苦的办公室。

  刚出门,就看见岳东东站在门口,莫西西悲伤的哀叹一声,举了举抱着的厚厚的卷子,幽怨的对岳东东抱怨“岳东东,这卷子也太多了吧,伊扎伊老师简直荒谬啊!”

  岳东东一言难尽的看着这半人高的卷子,同情的拍拍莫西西的肩膀,无奈道“谁让你最近老是跑毛,这不就被抓了?好好写吧,有什么不会的可以问我。”

  莫西西一脸感动的看着岳东东,夸张的吸了吸鼻子,要不是他手里还有卷子早就冲上去给他最最靠谱的兄弟来一个大大的拥抱。

  “岳东东,你真好!爱死你了!你简直是天使……”岳东东“咦惹”了一声,赶紧制止住了莫西西的肉麻言论,生怕他又说出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这时,远处走来了普雷德和朵丝佳,朵丝佳现在还是维持着温柔的人设,之间她温柔的对着西东二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过来有事说,这正是多年同学养成的默契。

  说来也是麻烦,尼克尼克的新学期分了班,正好把四人组两两分开到了不同的班,对此普雷德激动的表示终于不用看着这两个人腻歪了。